谁都满足不了的少妇2-【2024年2月更新】

2024年02月13日 来源:

谁都满足不了的少妇2-【2024年2月更新】

(下)

没一会儿,桃艳带着两个人走进了客厅里,是李达和吴健,陈勇躲在厨房隔着门一看是他们俩,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下了一大半。原来桃艳没锁上大门,两个人偷熘进桃艳家里,听到厨房里的动静,一直躲在窗外欣赏着这部激烈的真人动作大片。

桃艳仍然穿着那件薄薄的上衣,和那条下摆已经沾上了精液的裙子,点了支烟坐在沙发上,问道:「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都敢擅自跑进我家里来了」

李达和吴健站在桃艳面前低着头,一声不吭。

桃艳翘着腿倚在沙发上,两条白白大腿间的隐隐能看到黑黑的阴毛,但李达和吴健哪敢抬头看一眼。

桃艳吐了一口烟,问:「你们在外面偷看了多大会儿了」

李达两人仍是一声不敢吭。

桃艳拿起烟灰缸啪地一声拍在茶几上,严厉地说:「问你们呢,怎么不说话!」本来妖媚的脸上瞬间布满了黑气。

陈勇在厨房里都吓了一跳,李达和吴健两人更是吓的瑟瑟发抖,低声说:「没……没多大会儿。」

桃艳问:「那你们都看到什么了」

李达仍是不敢抬头,说:「什……什么也没看到。」

桃艳大声说道:「胡说!你们是不是什么都看到了」

李达和吴健对了一眼,抬起头来看了桃艳一眼,赶紧又把头低了下去。

桃艳说:「给我说实话,你们是不是看到了不该看的!」

李达和吴健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桃艳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在客厅里来回走了几步,指着他们俩人说:「私闯民宅你们知道什么下场,而且你们竟敢还偷进老板家。」顿了一顿,又说:「最近厂子里经常丢东西,老板已经报了警,想必你们俩也知道。本来看你们两个挺老实的,真想不到原来这么大胆。这种偷偷摸摸的事你们俩也干的出来,我想厂子里丢东西这件事你们俩八成也脱不了干系,我看该让警察好好查查你们两个。」说着走到电话旁边。

李达和吴健赶紧说:「不是啊,不是我们,我们没偷过厂里的东西,老板娘饶了我们吧。」

桃艳哼了一起,说:「饶了你们凭什么饶了你们。」说着拿起了电话。

吴健赶紧说:「老板娘饶了我们吧,这次我们确实不该,但我保证我们不会把你们的事说出去的。」

桃艳一瞪眼说:「什么」

李达一转念说:「不是不是,我们刚才什么也没看到。」

桃艳问:「那你们来我家干嘛了」

李达说:「是有工作上的事要来报告。」

桃艳把电话放下,脸色稍微缓和一些,说:「那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来报告啊,来报告一下吧。」说着坐回了沙发上。

李达两人窘迫了起来,不知该说什么好。

桃艳说:「行了,这次就饶了你们。不过以后再敢这样……」

李达不等桃艳说完,赶紧说:「不敢了,不敢了。」

桃艳说:「不过我对你们俩还是有点不太放心,这样吧,你们帮我做件事」

李达说:「老板娘放心,我们一定听老板娘的话,老板娘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桃艳笑了笑说:「是吗」

李达吴健两人鸡啄米似的点着头说:「一定,一定。」

桃艳说:「你们要是真听话,这次就放过你们,而且以后我也不会亏待你们的。」又对着吴健说:「你先去把大门锁上。」

吴健一怔,好像没听懂似的。

桃艳说:「怎么这就开始不听话了」

吴健迷惑地看了桃艳一会,哦了一声。跑到院子里锁上大门,又走进屋来。

桃艳对厨房喊道:「陈勇,出来吧。」

陈勇在里面已经听到了他们说的话,这时听到桃艳叫他,便走了出来。

李达吴健看了陈勇一眼,脸上微微有了些笑意,陈勇则是满脸的尴尬。

桃艳看着他们三个,微笑着说:「行了,都坐下吧。来,陈勇,你坐在这儿。」说着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陈勇只好过去靠着桃艳坐了下来。李达和吴健也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李达吴健陈勇三人还是不免有些紧张,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桃艳把手里的烟头摁死在烟灰缸里,双手抱在胸前,脸上的肃杀之气慢慢散尽,没一会儿又恢复了一脸的妖媚淫相,说话的声音也和以前一样有些发嗲:「你们两个,刚才在外面看的过瘾吗」

李吴二人以为她要旧话重提,又紧张了起来。

桃艳笑着说:「别怕啦,我既然说不再追究了,就一定不会再为难你们了。」

说着又点了一支烟,悠然地抽了一口,半躺在陈勇身上,问道:「你们……觉得我好看吗」

李吴二人本来想着桃艳会让他们去做什么事,没想到桃艳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有点疑惑地看了桃艳一眼,不知该说什么好,又把头低了下去。

桃艳说:「抬起头来嘛,怎么刚才还在外面偷偷的看人家那个,那么讨厌,现在人就在你们眼前,却不敢看了」说话声音很是发嗲。

李吴二人抬起头来,看到桃艳淫贱俏脸,勾魂的眼神,不由的心中一荡,眼都直了。

桃艳又娇声问道:「你们……不想跟陈勇刚才样吗」说着顺着大腿把裙子往上撩了一点。

李达和吴健看到桃艳修长白皙大腿,口水几乎都要流下来了。陈勇看到了这个,刚射完没多久的小弟弟竟然又开始慢慢抬起了头来。

桃艳娇笑着说:「想不想来摸摸我」

李达吴健点着头嗯了一声。

桃艳靠着陈勇,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在自己大腿上来回抚摸着,说:「那就过来呀……」

李达吴健以为自己听错了,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桃艳,却坐着一动不动。

桃艳眼珠一转,似乎想起了什么,站起身上,拉着陈勇的手说:「不想就算了。来,咱们两个去卧室,还是让他们偷看去吧。」说着拉起陈勇走进了卧室。

李达和吴健眼睁睁地看着卧室的门关上,傻乎乎地对望了一眼,吴健问:「进去不」

李达呆了一会儿,说:「等会儿再说吧,别再是故意试咱们俩的。」

虽然两人都觉得这话不是很可能,但还是在沙发上坐着没敢动。

没一会儿,卧室里传出了桃艳的浪叫声。两人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走向卧室,李达轻轻把门推开一点,一幕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映入两人眼中。

桃艳雪白的娇躯一丝不挂,叉开大腿骑在陈勇身上,双手抓着自己的大奶子,水蛇般的细腰来回扭动,又黑又密的阴毛下一根大肉棒在桃艳小蜜穴里进进出出。桃艳微微睁着眼,嘴里还嗯嗯啊啊地呻吟着:「来……啊……过来……好爽……啊」

李达和吴健两人这会儿再也没什么顾虑了,两步走过去在桃艳身上乱摸乱亲了起来。

桃艳的腰肢扭动的更厉害了,雪白的大屁股在陈勇腿上来回蹲的啪啪直响,嘴里不断地浪叫着:「啊……啊……要死了……啊……好爽啊……啊……我要……啊……」

李达吴健两人双手在桃艳丰满的胴体上又捏又揉,时不时还在她那对又香又柔的大白奶子上啃几口,听着桃艳淫叫声,胯下的肉棒早已挺的直直的。两人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脱的精光,在桃艳两边一站,腰一挺,两根长枪威武地指向了桃艳。

桃艳一手抓住一根,两根又热又结实的肉棒在手里一握,桃艳更是感到无比充实,双眼微闭,嘴角带笑,一脸满足地嘤了一声。

桃艳一手一只肉棒来回撸动着,小淫穴早已淫水泛滥了,沾的阴毛湿踏踏地粘成了一片。又圆又大的屁股上下在陈勇的大肉棒上下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几乎每一下都连根吞没。桃艳每往下一坐,插在小穴里的大龟头都会狠狠地顶一下自己娇嫩的花心,随着小穴口好像要被撕裂一般的痛,全身都会跟着一阵酥麻,那种从未有过的充实而又刺激的感觉,让她非但没因为小穴的疼痛停下来,反而紧紧咬着牙,往下坐的越来越用力,越来越快。

陈勇虽然刚才已经射过一次,但毕竟经历的太少,大肉棒还是经受不住桃艳淫穴这么疯狂的套弄,没有一会儿,又是一泻如注了。

桃艳的胃口这时才刚刚打开,虽然陈勇已经射完了,她还是蹲在陈勇身上,嘴里叫着:「嗯……不要啊……我还要……啊……我还要……」

小穴继续在渐渐疲软的肉棒上套弄着,没套弄几下,陈勇感到下体一阵酸痛,一挺身把肉棒抽了出来。桃艳顿时感动根本没被满足的小穴一阵空虚,站起身来把吴健推倒在床上,两腿一跨,早已湿漉漉小穴很轻易地套在了吴健的肉棒上,又开始套弄了起来。

陈勇不到半小时射了两次,此时身体已经很乏,就躺在她们俩旁边,喝醉了酒一般闭上了双眼。

吴健的肉棒虽然不算小,但比陈勇的还是差了很多。桃艳的小穴被陈勇的大肉棒一撑,吴健的肉棒在里面有点不太够用,桃艳不禁有些失落,但聊胜于无,还是继续套弄着。

李达骑着吴健的腿,蹲在桃艳背后,左手摸着桃艳上下摆动的大白屁股,右手搂着桃艳摸着她的奶子,听着桃艳淫荡的叫声,硬邦邦的大鸡巴涨的像要爆炸一样,心里直盼着吴健赶紧败下阵来,自己好上。

李达左手在桃艳屁股上摸着摸着,不经意抠到桃艳的菊花,上面已经涂满了陈勇的精液和桃艳自己的淫水,中指往里一抠,很轻易的抠了进去。桃艳的肛门从未被侵犯过,受到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屁股使劲一夹,激烈的运动顿时停了下来,桃艳叫道:「不要……不要抠这里……疼……」

李达此时早已忘了眼前这个荡妇是什么老板娘,手指在往里一插,整根手指都插了进去,又往上一掰,疼的桃艳啊的一声尖叫。

李达心想小穴这会儿不操不到,先操这里也不错。于是把手指抽出来,往手上吐了一口唾液抹在自己龟头上,右手在桃艳的腰上一按,桃艳的菊花完全暴露了出来,李达左手握住大鸡巴便顶了上去,桃艳一惊,挣扎了起来,差点没把吴健的肉棒从小穴里挣脱出来,吴健往上一顶,又插了进去。

桃艳转过头来惊慌地尖叫道:「啊……不行……不行……不要啊……。」

李达说:「抱住她!别乱动!」前三个字是对吴健说的,后三个字是说的桃艳。

桃艳想像不出大鸡巴操进自己的屁眼里有多痛,还是挣扎着不让李达操她屁眼。

李达伸手在桃艳脖子上一按,一把将桃艳按爬在吴健身上,吴健伸开双臂紧紧抱住了桃艳,桃艳哪里还挣扎的动。

吴健抱着爬在自己身上的桃艳,肉棒继续往桃艳小穴里抽插着。

「老板娘,操屁眼比操逼还爽呢!」李达说着握住鸡巴往桃艳菊花里一塞,由于桃艳的小菊花从来没被操过一次,实在太紧了,刚才李达用手指往里插就有些费劲。

李达虽然已经在她的菊花和自己的龟头上,用混合着精液淫水和自己唾液的一把沾液涂摸的很滑腻,但还是只插进去了一个龟头。

李达一手按着桃艳的大白屁股,用另一只手握住自己钢钢硬的大肉棒,又用力往里一顶,大肉棒在桃艳紧实的肛门里一下日进去了一大半。

桃艳爬在吴健身上又是啊的一声尖叫,顿时感到肛门像被撕裂一般。

李达稍稍往外抽了一点,接着往桃艳肛门里又是勐力一插,终于全部插了进去。

桃艳的菊花一受到攻击,大屁股又是用力一夹,嘴里大声呻吟着:「噢……快停下……快……停……啊……啊……疼……啊」

李达的大肉棒只管自顾自地往桃艳肛门狂插勐送。

桃艳感到自己的小穴一下子被挤窄了,阴道的肉壁上紧紧地包住了吴健的肉棒,肉棒每一次抽插都带动着阴道里的嫩肉,小穴里的水又开始涌了出来。

而且一开始觉得被李达操的疼痛难忍的肛门,现在竟也有了从没有过的快感……

一时间两根大肉棒,一上一下分别在桃艳的小菊花和小骚穴里无情地抽动着。

桃艳爬在吴健身上,一对大白奶子紧紧压在吴健宽厚的胸膛上,上上下下来回动着。原本又圆又翘,诱人的大屁股,现在完全被掌控在了李达的一双有力大手中。

桃艳紧紧地咬着下嘴唇,承受着,同时也享受两根大肉棒在自己体内勐烈的攻击……

桃艳的小穴以往单独和一根肉棒作战,大约需要五六分钟高潮一次。现在同时被两根肉棒插,竟然不到一分钟就高潮一次,小穴里的水源源不断地往外涌了起来……

陈勇这时早已睁开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桃艳半跪在吴健身上,李达一只手搂着桃艳的肩膀,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吴健在下面抱着桃艳的大腿,桃艳的下体被两根肉棒同时抽插着。就像夹心饼干一样,桃艳娇小白嫩的身躯被两个又黑又壮的男人夹在中间。桃艳的双手抓着李达搂住自己的手臂,嘴里呻吟着:「啊……啊……啊……用力啊……啊……快点……」

陈勇看到这个淫荡的场面,看到桃艳那个被两个男人蹂躏的娇小身躯,那条本已软下去的肉棒,这时竟然又慢慢醒了过来。

陈勇爬起身来,半蹲正在滥交的三个人旁边,一只手抓住桃艳的头,把她的嘴按向自己半软半硬的肉棒,桃艳一口便含了进去,贪婪地吮吸了起来……

三个男人,轮番在这个桃艳的小穴和肛门里泄好几次,桃艳照单全收,甚至有时两根肉棒同时插在她小穴里,她也毫不含煳,似乎天下没有人能战胜得了她……

狂乱淫荡的大战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桃艳嘴里,小穴里,肛门被三个人射满了精液,小穴和肛门更是被蹂躏的不成模样……

李达吴健陈勇三人分别射了三四次,终于再也硬不起来了……

三男一女赤裸裸地趴在床上,有气无力。特别到桃艳,被三根肉棒干的高潮了几十次,小淫穴酸痛酸痛的,肛门也被操的有些麻木了,精力随着淫水流的所剩无几,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

休息了一段时间,天已经有些黑了。四人到浴室里一块儿洗了个澡,虽然看着桃艳光熘熘的裸体,李达吴健早已有心无力,只能在桃艳身上干摸全当搓背,谁知陈勇的长枪却又提了起来,在李达吴健两人眼前,和桃艳又大战了十多分钟,直干的桃艳直唿受不了了。好一会儿,才洗完了澡。

出来浴室,桃艳让他们三个人先在客厅坐着,自己去卧室换衣服。

没大会儿,桃艳从卧室走了出来,穿了一身女式正装,头发也已梳的一丝不乱,原本的浓妆艳抹洗的干干净净,原本的淫相也丝毫不见了踪影,一脸肃然,隐隐然竟有些不怒自威。

李达等三人面对着这个一瞬间就改头换面的老板娘,有些不知所措,正要起身告辞。桃艳说:「今天晚上就在这儿吃饭吧。」说着打了电话让人送菜,等了没一会儿菜就送来了,美味佳肴摆了一桌。

桃艳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酒,坐到沙发上说:「都别客气啊,随便吃。」说着给三人把酒倒上,最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四个人吃喝了一会儿,天已经全黑了。

桃艳端起酒杯来,浅浅地喝了一口,说:「玩了一下午,你们三个尽兴了吧。」

李达三人看着桃艳,嘿嘿地笑了笑。

桃艳说:「吃完饭帮我干点活。」

三人异口同声地答应道:「好啊。」

桃艳说:「等会儿要给客户去送些货,你们去仓库帮忙装车。」

三人顿时一愣,心想怎么大晚上的去送货,但都没有说话。

吃完饭,桃艳打了一个电话,就带个他们三个人去了仓库。厂里的货车已经停在仓库门口,车前面有两个人,一个是司机小王,一个是主管老吴,正站在那儿等着他们。

老吴看到桃艳来了,打开了仓库大门,桃艳对李达他们三人说:「装车吧。」

三人玩也玩了,吃也吃了,干活当然不会再偷懒,不一会儿就把车装满了。

桃艳过去和司机说了几句话,小王就把车开走了,老吴锁上仓库大门,随后也走了。

陈勇心里有些奇怪:原来仓库出货要有老板和会计的签字,主管才能放货,今天怎么……

桃艳把他们三人叫过来,说:「今天晚上是特殊出货,以后最好不要跟别人说。」说着从包里掏出一沓钱,每人分了五百,又说:「这些算是加班费,以后只要你们听我的话,好处少不了你们的。」

陈勇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但还是把钱接了过来。

三个人回到宿舍,陈勇想起厂里货物失踪的事,越来越觉得就是桃艳干的,一想到老板已经报了警,而自己今天晚上竟然趟进了这滩混水,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第二天一早,陈勇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打好铺盖卷,找到了桃艳,把昨天的五百块钱还给了她,对桃艳说:「我不想在这儿干了,你吩咐我的事我绝对不会忘。」说完不等桃艳说话,转身就走了。

陈勇离开那儿不到一年,听说那个厂子里丢货的事终于查了出来,确实是桃艳一手策划的。但在事情查出来以前,桃艳就已经离开了这个地方,只有配合桃艳的那几个人被抓了起来,李达和吴健也被抓了。

后来陈勇经过几番辗转,三年后,到了离家很远的一个城市里打工。

? ?

? ? 有一天,陈勇在公司上班,有事要去找老板,敲开老板办公室的门后,看到老板正和一个娇媚的女人说话,陈勇一下呆住了:眼前那个女人正是曾和自己缠绵过,三年未见的桃艳……

相关文章
  • 阿美搬新家-【2024年2月更新】
    阿美搬新家-【2024年2月更新】

    搬到新家后隔没几天,突然接到以前在学校死党阿泰的电话,说要来附近出差几天,顺便来拜访老朋友,我也很热心的提议让他在家里借住几天,于是隔天在下班后我便开着车到火车站把阿泰接回家。一进门,就闻到阿美煮了一桌香喷喷的菜肴。我将阿泰跟我...

  • 性诊疗-【2024年2月更新】
    性诊疗-【2024年2月更新】

    冷色调的水银灯光照在他的身上,一副稚气未脱的脸蛋、纤细得接近瘦弱的 身型,即使下定决心却仍显得犹豫的脚步,少年彷彿是要前往战场一般走进某个 建筑物中。「那个...我想挂号...」少年推出健保卡与钞票,光是这个动作就让他满脸 通红,来这种地方对大部...

  • 郊野快感-【2024年2月更新】
    郊野快感-【2024年2月更新】

    内容:【成人文学】郊野快感今天中午吃饱饭后沒事做,于是我便带了我的小侄儿到楼下散步。他只有四个月大,我让他坐在婴儿车里,然后推着车子,不经不觉,我们来到山边的郊野公园。我看到有一处草地,那儿有桌子和木椅,我便把侄儿从婴儿车里抱出来。我把...

  • 商界秘艳-【2024年2月更新】
    商界秘艳-【2024年2月更新】

    商界秘艳两年前搞了间出入口公司,由我的好朋友立中和他太太担任经理和秘书的职位,后来立中的太太过身,就由我太太当秘书。立中人面广阔,诸事发展顺利。眼看公司的业务渐上轨道。我和太太都满怀欣慰。可是,一天夜里,立中突然召我出去,说有要事商量...

  • 深夜的访客-【2024年2月更新】
    深夜的访客-【2024年2月更新】

    凯瑟琳。狄普生拖着疲乏不堪的步伐,跟随在丈夫布莱恩身后,一心一意只 企盼夜晚来临前能抵达露营营地。几天来都是布莱恩选择路径领着他们走,虽然 早已又热又脏又渴又累,不过凯瑟琳和他们的儿子雪夫依旧默默的跟随布莱恩继 续向前迈进。炙热的阳光...

  • 奔跑吧兄弟之加长加料版-【2024年2月更新】
    奔跑吧兄弟之加长加料版-【2024年2月更新】

    字数:61987第一章 落下把柄之郑恺偷腥时间来到奔跑吧兄弟第二季最后一期录制时间的前一天的晚上,塞班岛上某酒店内,七名跑男成员在一起吃饭,气氛有点压抑,有点沉默,因为都知道又快到了分别的时候了。每个人都是故意不谈到这个话题。跑男队长邓超率...